关于冉云飞的三论图书馆

2008/10/5   点击数:451

[作者] 河图洛书

[单位] 河图洛书的博客

[摘要] 冉先生关于图书馆的三篇论述所言问题大致是存在的:第一,文章的证据偏于历史,但现状仍然不容乐观,只是不至于开放前那么变态;第二,大型图书馆的服务已经有所改进,图书馆员对于读者基本上是尊重的,至少对所谓专家、教授是尊重的;第三,图书馆经费的紧缺是众所周知的了,至于经费的滥用乃至收受回扣,也有确凿证据,且为数不少;第四,图书馆种种问题,受制于更大的力量,即我们说滥了的“体制”。 关于图书馆采购收书有禁制一事,大家心知肚明,正是体制问题,我有切身体会:第一,我们有种种禁书,有些所禁并非淫秽问题,亦非挑动宗教民族矛盾,只是缘于思想不定于一端,所谓异端也;第二,有种种禁止进口图书,有“诬蔑”之嫌也。举例说明:前者有章诒和的《伶人往事》,因人而禁;后者有BIBF禁展图书,可笑的是某些科技医学类外文原版图书,因沾中国的光,只好撤出,更有某衙门通知各图书公司,禁止进口某某图书,如关于毛泽东的一本传记,表面上是为尊者讳,实者为真相讳,至少为部分真相讳。

[关键词]  图书馆 图书馆采购 经费



冉先生关于图书馆的三篇论述所言问题大致是存在的:第一,文章的证据偏于历史,但现状仍然不容乐观,只是不至于开放前那么变态;第二,大型图书馆的服务已经有所改进,图书馆员对于读者基本上是尊重的,至少对所谓专家、教授是尊重的;第三,图书馆经费的紧缺是众所周知的了,至于经费的滥用乃至收受回扣,也有确凿证据,且为数不少;第四,图书馆种种问题,受制于更大的力量,即我们说滥了的“体制”。

关于图书馆采购收书有禁制一事,大家心知肚明,正是体制问题,我有切身体会:第一,我们有种种禁书,有些所禁并非淫秽问题,亦非挑动宗教民族矛盾,只是缘于思想不定于一端,所谓异端也;第二,有种种禁止进口图书,有“诬蔑”之嫌也。举例说明:前者有章诒和的《伶人往事》,因人而禁;后者有BIBF禁展图书,可笑的是某些科技医学类外文原版图书,因沾中国的光,只好撤出,更有某衙门通知各图书公司,禁止进口某某图书,如关于毛泽东的一本传记,表面上是为尊者讳,实者为真相讳,至少为部分真相讳。

关于图书馆学分类一事,确有问题:马列主义,实为哲学和社会思想之一,与其他诸种社会思潮相比,学术地位并无特别。若说重要性,大概法国的孟德斯鸠、卢梭,英国的洛克、美国的联邦党人等等著作也不至于无足轻重;其导致的社会变迁也不能说比马列主义更差。这一置于首位的分类自然是有问题的。那么《中国图书馆分类法》是否有能力改,或者现实中是否可行(重新分类会有大量文献需要回溯编目),则需另外讨论了。

关于阅读的限制,最有意思。比如,我上学的时候,听老师讲,全本《金瓶梅》必须处级以上干部(或副教授以上?)才能阅读。这是天大的怪事,假如《金瓶梅》能使人犯罪,那么此条规定表明够级别的人其下身才更稳固可靠,或者说更萎靡不振,真是诬蔑特权人士。

关于图书馆经费的使用,特别是资源建设一事,我想做一个连续项目,把我几年来的经历写下来,叫做“图书馆采购之怪现状”。

至于所谓“体制”问题者,我们不能说:我们说了也没用,我们改变不了。事在人为,能改变一分是一分;按连岳所言,“……我们就是体制。(改变)如果需要一百年,我们就花一百年。如果需要一千年,我们就花一千年。”

2008.10.5

原文连接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b4ad9460100az41.html~type=v5_one&label=rela_prevarticle